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salad | 22nd Jun 2008 | 一般 | (26 Reads)
( 許久沒在這角落留連,連自己也忘了的一片綠地。不是沒有話要說,只是要對別人說的話,沒有那麼多。這陣子,四川地震了,我又南北兩地走走。日子飛,人在舞。自然在說話。) " It's all my fault" 是msn上,一句提醒自己的話,倒令朋友起疑,"你怎麼了?犯甚麼錯呢?“其實這句話只是提醒自己,例如開心不開心,是自己的視點問題,與別人無關。另一個說法是:君子求諸己。 The meaning behind it is, you have to be responsible to yourself, for whatever happens. Never blame others for you own matters. You have the right to make it right for yourself.

salad | 22nd Jun 2008 | 一般 | (24 Reads)
黎海寧的作品,獻給她媽媽的。 黃碧雲和西西的文字,映照在舞台中央,那些字,一個個的如烙。 (如果有一種美麗,叫文字。) 文字是寫被壓迫的苦,那種從深淵中發出的無聲呼號。好像一個人被凌遲時,看著你的眼神。(是否從深處走來,才知道真相,從黑暗走來,才發現光明?從死中來,才知生。?) 舞者和文字同在舞台上飛舞。 那是我見過,關於文字最美麗的展示。

salad | 9th Feb 2008 | 一般 | (63 Reads)
謝謝葉子和卡門,真開心在网上看到好友的留言,因為前一陣在北地竟然上不了网,所以未能回覆,大除夕的早上,沙子便吹回南方啦。回到無障礙的南,可以再見到這片青綠和我的朋友們,便很開心了。南方溫暖,血液在流動,許多我愛的和愛我的人都在。我便覺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大抵便無所求。在南方會停留數天,便要飄回北地,但相信這幾天會把不踏實的心都踏實,便很快活的北回,開始這個奧運年。北地仍然會是那個變遷中的首府,大國在崛起,沙塵飄揚,水立方和鳥巢都在詰問來日如何,來日不長,且看八仙過海。 (閱讀全文)

salad | 20th Jan 2008 | 一般 | (63 Reads)

導演Arturo Ripstein,評論形容他是墨西哥的Oliver Stone,作品很受爭議,其實他遠不止此。曾是布紐爾的副導,路子也相近。前作包括深深的腥紅和沒有人寫信給上校。這一部是2000年的作品。影片是黑白色調,主角全都是社會角落的小人物。一個矮胖子,有兩個女人各為他生了一堆孩子,他卻依舊獨自生活,日常努力耕種幹活,卻沒逃離掉旁人的冷嘲熱諷(那些嘲諷原來只出於嫉忌),他醉心打棒球,希望從中得到榮譽,找回自己的價值。 兩個混蛋看著矮胖子好欺侮,冷下毒手,半路暗算,殺了矮胖子,小混蛋發洩著自己的憤怒,踢著矮胖的屍體,還只說是矮胖活該的,還邊唸“男人的墮落就是因為女人。”

 (閱讀全文)

salad | 18th Jan 2008 | 一般 | (56 Reads)

台灣的青春澀色,有點藍色大門的味道 ﹣﹣(開始懷疑台灣是不是很多同志,怎麼青春片都是同志電影。)初時看到題材又是同性戀,其實沒多大興趣,因為來來去去都差不多,出櫃入櫃瞹昧等等,我再看不到更多的東西。(看斷背山時,也沒有怎把它當成同志電影看,同性戀異性戀,都是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的愛而已。)

 (閱讀全文)

salad | 13th Jan 2008 | 一般 | (43 Reads)

滑雪時,思想著,恐懼是怎麼回事。

摔下來,其實不痛,只是樣子很笨,想別人看見我真一個笨樣子。希望有人會來扶一把。想如果有教練就不會摔了。而我也擔心會撞到別的人。

但看左右沒人,沒辦法,就硬著頭皮站起來。但跌過的人,會對同一件事有恐懼。

恐懼是生物反應,心跳加速,身體彊硬。動物為甚麼會有恐懼呢?是這種不快的感覺,叫人意識到危險,於是逃離。挺落後的一套反應系統,但有其用處。(我在滑道之巔,想著恐懼,看前後左右,風清雲淡,也想別人的恐懼,一站半天…..)

 (閱讀全文)

salad | 12th Jan 2008 | 一般 | (43 Reads)
和朋友嚷嚷的去看了藍莓之夜,看了之後,哇哈哈的說著。黃家衛真是一個單純的人,這麼多年都沒改變。他是作者電影﹣﹣而且是一生人就拍一部電影那樣的。看著Norah J ones, 就是王菲/張曼玉, Jude Law就是梁朝偉/金城武,Natalie Portman就是鞏利,警察之妻就是劉嘉玲/章子怡。一個母題,來回拍了二十年,並且都在一個個人的國度中。真夠堅持和可愛。最初看阿飛正傳,看得一愣,不知葫蘆裡賣甚麼藥,現在就是看東邪西毒,也清楚明白 ﹣﹣因為來來去去,說的都是距離和感覺,捉摸不定的愛。 

然而,看著黃家衛把一眾明星變成手上的人物,依然賞心悅目。這個藍莓, 還是香甜。


salad | 12th Jan 2008 | 一般 | (39 Reads)

好一陣子沒有在這和朋友打招呼,原是想多點生活積累,而確實每天發生的事夠多了,卻也沒個時間沉澱。

沒時間,總得挪一下,不過是次序重要而已。

 我的祖國,十分悲哀的說,還處於人類發展初階,因為文明古國早已塵封,剩下的不文明實在太多,便是在京城之內,也塵土飛揚。姑且記錄如下:

 京城吐血記之一

某要求合作方提供相關文件,合作方很不耐煩。

 “你們再要求這麼多,我看就不要合作了。” 合作方嚷著。

……這是你還是你老闆的意思?”

“你這麼認真幹麼?我舉個例子而已。”合作方更煩燥。

“我做事一向很認真的,你說要是你們老闆的意思,我就跟我們老闆說去。”

“我舉個例子而已。”

“那是你的意思了?”

“我說笑而已。你那麼認真,我以後都不跟你說笑了。”

……

 (閱讀全文)

salad | 3rd Jan 2008 | 一般 | (47 Reads)

Brilliant. In the way it does not immerse in the endless cry for love like modern man always does, but it calls for more. While you look at allthe characters in the screen, playing the roles that ordinary people playing,you know how true and ridiculous life is, and how simple and naïve we are. 

In this film , there are ex-marital affairs , just like “in the mood for love” 花樣年華, something happened between the wife and the husband (of the other), but this time, it’s not indulging "in the mood for love", it’s not "glorifying" the loneliness of modern man, it just shows -- the truth , which one could only understand after all is over. 

 (閱讀全文)

salad | 2nd Jan 2008 | 一般 | (53 Reads)
家人來京旅遊,也來我家搗亂,媽媽越待得久便越擔心,覺得北地氣候太冷酷,周圍沒個幫忙的人,怎可能是女兒的安居地。姐說,無論我在甚麼地方,媽都會擔心的。我想,北地之不適合人居住,我是很同意的,問題只是人在此,只能適應,沒有接受不了的選項。在來此工作時,便已決定了。很奇怪的邏輯,我也不知道對還是不對。 (閱讀全文)

Next